四、创新职称评价机制

(十三)丰富职称评价方式。建立以同行专家评审为基础的业内评价机制,注重引入市场评价和社会评价。基础研究人才评价以同行学术评价为主,应用研究和技术开发人才评价突出市场和社会评价,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人才评价重在同行认可和社会效益,应用型人才评价应根据职业特点突出能力素质和实际业绩。对特殊人才通过特殊方式进行评价。采用考试、评审、考评结合、考核认定、个人述职、面试答辩、实践操作、业绩展示等多种评价方式,提高职称评价的针对性和科学性。实行定性与定量相结合,在条件成熟的系列推行量化评审,把专业水平、工作业绩、实践经历、考核结果、面试答辩等作为职称量化计分的重要内容。逐步扩大考评结合的职称系列范围。完善基层专业技术人才职称“定向评审、定向使用”制度,探索单独分组、单独评审。

(十四)拓展职称评价人员范围。进一步打破户籍、地域、身份、档案、人事关系等制约,创造便利条件,畅通非公有制经济组织、社会组织、自由职业专业技术人才职称申报渠道。高校、科研院所、医疗机构等企事业单位中经批准离岗创业或兼职的专业技术人才,3年内可在原单位按规定正常申报职称,其创业或兼职期间工作业绩作为职称评审的依据。打通高技能人才与工程技术人才职业发展通道,符合条件的高技能人才,可参加工程系列专业技术人才职称评审。在广西就业的港澳台专业技术人才,以及持有外国人永久居留身份证或各地颁发的海外高层次人才居住证的外籍人员,可按规定参加职称评审。公务员不得参加专业技术人才职称评审。

(十五)推进职称评审社会化。组织开展职称评审社会化试点工作,逐步在具备条件的社会组织中推行职称社会化评审。对专业性强、社会通用范围广、标准化程度高的职称系列,以及不具备评审能力的单位,依托具备较强服务能力和水平的专业化人才服务机构、行业协会学会等社会组织,组建社会化评审机构进行职称评审。建立完善个人自主申报、业内公正评价、单位择优使用、政府指导监督的社会化评审机制,满足非公有制经济组织、社会组织以及新兴业态职称评价需求,服务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和实体经济发展。

(十六)完善评审监督制度。加强对职称评审全过程的监督管理,构建政府监管、单位(行业)自律、社会监督的综合监管体系。完善各级职称评审委员会核准备案管理制度,明确界定评审委员会评审的专业和人员范围。落实评审委员会任期制。完善评审专家遴选机制,加强评审专家库建设。健全职称评审委员会工作程序和评审规则,明确评审委员会工作人员和评审专家责任,强化评审考核,建立倒查追责机制。推行“阳光评审”,建立健全职称评审公开制度,对职称评审的范围对象、标准条件、时间要求和评审结果进行公开,主动接受社会监督。建立随机抽查、巡查制度,建立复查、投诉机制,发现违反评审工作纪律或用职权徇私舞弊的,按照有关规定追究责。严禁社会组织以营利为目的开展职称评审,突出职称评审公益性。

依法清理规范各类职称评审、考试、发证和收费事项,大力查处开设虚假网站、制作和贩卖假证等违纪违法行为,打击考试舞弊、假冒职称评审、扰乱职称评审秩序、侵害专业技术人才利益等违法行为。

五、促进职称评价与人才培养使用相结合

(十七)促进职称制度与人才培养制度的有效衔接。充分发挥职称制度对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导向作用,紧密结合专业技术领域人才需求和职业标准,加快培育重点行、重要领域专业技术人才。推进职称评审与专业技术人才继续教育制度相衔接,加快专业技术人才知识更新。鼓励专业技术人才积极参与业务培训、合作交流、国际会议等形式的非学历继续教育,按规定将继续教育情况作为专业技术人才考核评价、岗位聘用的重要依据。突出基层导向,引导专业技术人才到基层锻炼。

(十八)促进职称制度与用人制度的有效衔接。坚持评以适用、以用促评,建立健全岗位结构比例动态调整机制,实现职称评价结果与各类专业技术人才聘用、考核、晋升等用人制度的衔接。根据国家统一部署,对于全面实行岗位管理、专业技术人才学术技术水平与岗位职责密切相关的事业单位,一般应在岗位结构比例内开展职称评审。对于不实行岗位管理的单位,以及通用性强、广泛分布在各社会组织的职称系列和新兴职业,可采用评聘分开的方式。完善高层次人才职称评聘政策,事业单位引进符合条件的高层次人才可不受单位岗位总量、结构比例限制。注重面向基层制定完善职称评审、岗位设置及岗位聘用等倾斜政策。

上一页   下一页  
第 [1] [2] [3] [4]  页  

上一篇:花娃权威发布:2018年母亲节全国孝顺指数排行榜 下一篇:航拍上海照片爆红网络:一位德国摄影师眼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