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能预警:今天的主角们都是庞然大物。

1959年,四川  。一支运输团队,他的一组关键字是:难度高、风险大;另一组关键字是:无怨无悔,争当先锋。小小的一平方米驾驶室,一脚踏着油门,一脚踏着“鬼门关”,年年岁岁,在这特殊的“工位”上,他们驶过了险峻陡峭的山路,驶过了严寒缺氧的高原,驶过了潮湿炎热的海岛,驶过了拥堵难行的小路……仅2017年,航空工业成飞运输团队就行车120余万公里,出车4000余次,是当之无愧的光荣的团队、英雄的团队。

在航空工业成飞,就有这样一对职业生涯极为相似的父子——他们参过军,当过川藏线上的运输兵,转业后在大车队担任司机,都曾被评为公司劳动模范,是响当当的“父子劳模”。

1

1959年,王太贵从部队转业分配到航空工业成飞,一干就是40年,车轮的印迹从艰险的蜀道向祖国的大江南北辐射着。老一辈的成飞人都知道这个曾经三度荣获公司劳动模范称号的司机,他创造了百万公里无行车事故的纪录。

王太贵的儿子王兵退伍后,也来到了运输处。一只小小的“接力棒”,接下了,就得拼了命地去守护。一次,王兵接到一项进藏的运输任务,车辆在群山峻岭中穿梭,山路上偶有塌方,一路上雨又下个不停,路况也越来越糟。不凑巧的是同行的一辆车又坏了,为了赶时间,王兵带着大家一起冒着大雨修车,等装好材料往回赶时,王兵已经发起了高烧,呕吐不止。当地医生告诉王兵这是高烧引起的严重高原反应,必须立即接受治疗,不然会有生命危险。

2

但运输节点逼近,一旦延误,后续工序也将受到影响,王兵不顾同事和医生的反对,执意接受简单治疗后,继续上路。就这样,忍着极度的痛苦,冒着生命的危险,王兵驾车把材料拉回了成都,保住了节点。同行的人都说,这些材料可不是从藏区拉回来的,是王兵从鬼门关拉回来的。“老子英雄儿好汉”,不同的年代,相同的光荣,在这平凡的航空运输岗位上,王太贵和王兵用行动将航空人敬业奉献的精神薪火相传。

“我们开的不是飞机,但我们心里装着飞机。”航空运输线上从来不缺故事,那遍布祖国大好河山的车辙印,就是他们坚守航空事业的最好纪录。

3

1990年7月,陕西。21辆车、135名航空人的庞大队伍缓缓驶出,长25米平板卡车上5米的飞机中段高高隆起。途经11县市、历时15天的路程中,车队穿越路途艰险的秦岭山区,克服了由于天气变化异常而给运输工作带来许多意料不到的困难。为了保证质量,技术要求规定行车时速不得超过8公里,许多工作人员几乎是随车徒步走完了400多公里的路程。

一辆标高车在前面开道。只要标出路旁树的躯干或枝叶会碰到C工程大件,两三个晒得皮肤黧黑的小伙子就会麻利地爬上树,舞起利斧把挡道的部分砍去;测出横贯公路的电线高度不够,立即跑来头戴安全帽的电工用6米长的挑线竿撑起电线,等待半挂车顺利通过。他们是运输队排障组的成员,他们的任务就是为车队顺利通过而砍树、挑线、架桥、铺路。

横跨五地(市)十一个县。翻越横亘东西的秦岭山脉,一路上必定得经过悬崖峡谷、飞石险坡,泥泞山道。刚刚经过的大洪水,公路大面积山石塌方,但是,刚刚出门路上就遇到大面积塌方5处,滚石区2处。

山野中拼搏中,4天过去了。 更大的考验还在后面。车队向秦岭攀登,每一个人都似乎经历了从酷暑到初冬的气候变化。裹着棉大衣也直打冷战天气里,更多的路运队员只有两套单衣,在阵阵寒风中又冷、又饿、又湿,几天下来,感冒发烧拉肚子的人增多了。但谁也不吭声,默默地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以钢铁般的意志与病魔较量。

上一篇:旅游客运大巴将套“智能紧箍咒” 一旦超速、偏 下一篇:想出游的注意了!北京首都机场发布航班延误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