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召开的国际灌排委员会第69届国际执行理事会,公布了2018年(第五批)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中国的都江堰、灵渠、姜席堰和长渠4个项目全部申报成功。加上本次公布的第五批,中国的世界灌溉工程遗产项目已达17处,是拥有遗产工程类型最丰富、灌溉效益最突出、分布范围最广泛的国家。

|公考角度中公解读*

[表明观点]

对于文化遗产,应该始终将保护放在第一位,没有做好保护工作,就谈不上开发利用。如果只“申”不“保”,不把“申遗”当作一种责任的话,则无非只为了经济利益。

[综合分析]

毋庸讳言,世界遗产是独一无二的,是应当世世代代流传下去的杰作。因此,当代人有更大的责任将这些世界遗产真实、完整地留给子孙后代。时下,国内一些地方申报世界遗产的工作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如果这股“申遗热”是出于保护和延续人类文化瑰宝的目的,自然是值得称道的。

时下,一些地方“申遗”工作醉翁之意不在酒,急功近利,申报前热火朝天,申报后温度下降;申报前抢“牌子”,申报后要“票子”。甚至一旦申报成功,想的便是经济效益,而将遗产保护等全都抛到了脑后。这种只“申”不“保”,借“申”生财的做法,无疑给遗产申报和保护工作蒙上一层阴影。

世界遗产保护面临经济开发的困惑和尴尬,尤其是超容量旅游和错位性旅游开发,对世遗构成了极大威胁。尽管在世界遗产地开发旅游资源,是一种展示方式,但对于遗产本身来说,稍不留神,旅游资源的过度开发就会给其带来无法预知的灾难。

经过20多年的探索和研究,目前我国已总结出一些基本的经验和教训。一些地区的政府已经意识到遗产的价值和保护利用的重要性,并着手采取一些保护措施,如拆除商业性非遗产建筑物和构筑物,尽量恢复遗产的真实性和完整性等。但从总体来看,国内世遗项目仍面临着严重威胁,亟待采取措施加强保护。“申遗”的成功并不意味着文物保护工作的告一段落,而意味着遗产保护更大责任的开始。

[参考对策]

一是世界遗产资源市场化经营,人类要站在对文明、对历史负责的高度,认清世界遗产的本质,优化区域产业结构,并由国家成立专门的世界遗产管理机构,制订相应的法律,完善管理机制,才能正确处理好保护和利用的矛盾,使世遗项目得以永续利用。

二是世遗保护要从研究国家遗产战略规划入手,从环境生态安全和中国可持续性发展来考虑,申报的项目也要考虑到关联度大、受益面广等因素,因为自然文化遗产一旦遭受破坏就无法复原。

三是申遗与旅游开发既要从申遗的申报程序上,保证文化保护的纯粹性;又要从旅游产业发展的模式上,打破“门票经济”的怪圈,让文化遗产成为旅游的一个环节而非全部。也就是说,加强文化遗产保护,不仅要从体制机制上加以保障,更要从发展方式上予以根治,要像维护生态环境一样,维护好文化遗产。

上一篇:黄金周云南旅游“揽金”176.74亿元人民币 下一篇:北京pk10开奖号码 上银狐网上半年国内旅游达28